木木品人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周公 >

尚法读书第九期读书会总结

2019-10-13来源:央广网

主题:民法总论之法律行为附款

时间:2019年1月4日17:30-20:30

地点:上海大学法学院502会议室

人员:刘颖等尚法读书会共21人(详见第9期推文)

总结人:许盈怀? 上海大学法学院2016级本科生

一、条件的涵义(构成要件)、意义

1、条件,在台湾法上,王泽鉴认为指:“法律行为效力的发生或消灭,系于将来成否客观上不确定事实”。在日本法上,山本敬三认为指:“是将法律行为的生效或者消灭与将来不确定之事实联系在一起的合意”。近江幸治认为指:“以后不确定发生事实的约定”。在德国法上,梅迪库斯认为条件的本质特征是:“法律行为发生效力所依据的情况,具有不确定性,这是与期限区别的地方”。吕特斯认为是:“将来客观不可知的事件,意思表示是组成部分,可以通过明示或者可推断的方式表达”。黄立、拉伦茨、梁慧星、朱庆育等学者也持相同观点。从以上各国学者的观点来看,条件的基本构成要件有三:一为当事人的意定,二为将来发生,三为客观不确定。

这里发生问题的是作为构成要件三的“客观不确定”,也就是对于不确定的事实的认定采取主观或者客观标准的问题。由于在日本法上,近江幸治将条件分为停止条件、解除条件、既成条件,此三种条件的法律地位相同,认为在既成条件的情形——已经发生的事实,若当事人主观上不知情的话,也构成条件。而德国法的通说则否定“已经发生的事实可作为条件”的观点,因为其并不存在客观上的不确定性,吕特斯认为:“在合同订立时已经是客观上确定的,但当事人不知此事,则是一个虚假的条件”,将已经发生的事实作为条件看作不真正条件来处理。而朱庆育则有不同观点:“条件是否既成固然奉行客观标准,但如果当事人并不知道的话,可以类推适用成具有不确定性的情况”。

2、法律行为附条件与附期限的意义,在于以当事人的意思表示来控制法律行为的生效。梁慧星认为:“法律行为之附款,决定法律行为的效力”,王泽鉴认为条件和期限是在私法自治原则下管控法律行为风险的制度,能够管控、分配风险,也具有引导相对人为特定行为的功能。我国民法总则136条1款:“民事法律行为自成立时生效,但是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这里的“当事人另有约定”就是民事法律行为的附条件和附期限的法律根据。

二、条件的分类

1、按照效果来分,条件可分为停止(延缓)条件和解除条件,这一分类在各国法上均无异议。停止条件指控制法律行为效力发生的条件,法律行为于条件成就时发生效力;解除条件指控制法律行为效力消灭的条件,法律行为于条件成就时失去效力。但在日本法内部划分上有一点分歧需要说明:近江幸治将既成条件与停止条件、解除条件并列,而山本敬三则将既成条件另行说明,仅并举停止条件与解除条件,不过无论哪种划分,最终在日本法上的处理效果都是一致的,因此总体上不成为问题。

2、按照内容来分,总体上有三类:偶成条件,随意条件,混合条件。偶成条件指条件成就与否取决于偶然发生的事实而非当事人的意思;随意条件指条件成就与否取决于当事人的意思;混合条件指条件成就与否取决于当事人及第三人的意思。按照内容的分类在日本法上山本敬三和近江幸治均无说明。混合条件在德、日法上也没有明文,台湾法上见此分类于王泽鉴。通行于德国、台湾的是前两种类型。

在这里成为讨论焦点的是随意条件。问题主要是德国法上的:对wollensbedingung(简称wollens)和potestativbedingung(简称potestativ)/willkurbedingung(简称willkur)的翻译产生的歧义。王泽鉴认为随意条件可以分为纯粹随意条件(wollens)和非纯粹随意条件(potestativ),纯粹随意条件指其条件成否纯由当事人决定,别无其他因素;非纯粹随意条件指其条件成否除本于当事人的意思外,尚需某种积极事实。这里的纯粹随意条件可以对应到拉伦茨的意愿条件,非纯粹随意条件可以对应到拉伦茨的任意条件。梁慧星的分类与王泽鉴一致。(这里各国的分类有点乱,我认为以王泽鉴老师的分类来看比较清晰。)

那么意愿条件(纯粹随意条件)究竟可否看作条件,尽管在德国民法典认为意愿条件是条件,但在德国的学术界是存在争议的。梅迪库斯认为在一方当事人认可之前,这里没有法律行为的成立,而仅存在一项准备性质的意思表示,法律的重点应该放在认可行为上,因此,如果行为需要遵守规定的形式,认可行为也必须符合形式要件。台湾法承认其为条件,但王泽鉴对其效力作了区别处理:在纯粹随意条件情形,其条件系于债权人一方意思的,不论停止条件或解除条件均有效;而系于债务人一方意思的,解除条件有效,停止条件无效。

3、德国法上,拉伦茨还对条件作了一个分类为法律条件。即根据法律而非当事人的决定作为生效条件,他认为:“如果条件事先是不确定的,那么就形成一个未定状态,这种未定状态同附条件的情况是一样的,厄尔特曼将这样一个后来可以出现的但在行为实施时尚未形成的生效条件成为法律条件”。但是梁慧星、王泽鉴都将法律条件归入不真正条件进行讨论,梁慧星认为若法律条件作为法律行为的附条件是画蛇添足,徒具条件外形。弗卢梅也持同样观点:“法律所规定的法律行为生效的必要前提条件,不属于法律行为条件概念下的条件。即使法律行为中规定法律行为仅于法定前提条件成就时生效,该规定也不属私法自治规定。萨维尼曾经有法律条件阐述:‘一般而言,这类条件纯属对原本已经生效内容的不必要重复,虽不产生影响,但亦无任何助益’。事实上根本不存在特定法律条件问题,法律所规定法律行为生效前提条件如此多样,以至于法律条件的概念对其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所以我们得出一个观点,法律条件不属于“法律行为附条件”的条件。

4、此外,梅迪库斯对于条件的分类还分为积极条件与消极条件。积极条件指以不确定事实的发生作为条件成就;消极条件指以不确定事实的不发生作为条件成就。

三、不真正条件(虚假条件)的类型

1、不真正条件,指仅具条件外观,不具条件实质的条件。

台湾法上分为既成条件、法定条件、不法条件、不能条件。日本法上分为不法条件、不能条件、纯粹随意条件。德国法上,梅迪库斯分为既成条件、不法条件、不能条件;吕特斯作同样分类,后增一法律条件。朱庆育分为不法条件、不能条件与矛盾条件,矛盾条件指内容互相矛盾的条件。类型大体有四种:既成条件、法定条件、不法条件、不能条件,各国均在此基础上作增减。

不能条件指客观上不能成就的事实为内容的条件,各国学说均无争议。

2、不法条件,王泽鉴认为指以违法或有悖于公序良俗之事项为内容之条件。

有争议的是不法条件的效力问题和对不法条件的认定问题。根据日本民法典132条:“附不法条件的法律行为无效,以不实施不法之行为为条件的法律行为同样无效”,而朱庆育认为132条后半段观点无必要,认为奖励守法对社会有利,有设置的必要。但有学者认为:“不法行为为条件时,此种观点表面上似奖励守法,但实际上不为不法行为乃法律上应有义务,以之为条件反助长不法”。然而朱庆育则认为禁止奖励守法反而会助长不法。

不法条件的认定问题,李宇的观点:“条件违反强制性规定,不法条件效力不能一概而论,虽然在日本民法典132条中无效,我国合同法、民法总则中无规定,但我国不应采取此立场。首先,违反法律规定,法律行为并非当然无效,要区分不法条件中违反强制性规定是否分为效力性强制性规定与管理性强制性规定,基于民法总则153条,若仅违反非效力性强制性规定,那么不因违法而无效。其次,法律行为部分无效,不影响其他部分效力,根据民法总则156条,条件是法律行为内容的一部分,纵然违法,但效力判断仍适用于违反法律行为判断的一般规定,纵因条件违反强制性规定而无效,如其他部分不受影响,则有效。至于违背公序良俗的条件,学术上的概念仍被归入不法条件,此种条件当然无效。”台湾法学说举德国联邦劳工法院的判例作为不法条件全部无效的例外可以说明以上观点,当雇佣人和女性劳工签署雇佣契约,以单身条款为条件,虽该条款违宪,但并不使全部法律行为无效,只将该条款无效处理即可。

四、期待权

1、定义:在台湾法上,台湾民法100条规定:“附条件之法律行为当事人,于条件成否未定期前,若有损害相对人因条件成就所应得利益之行为者,负损害赔偿之责任”。期待权可处分、继承。在日本法上,民法典128条规定:“附条件的法律行为的各当事人,在条件成就与否未定期间,不得损害因条件的成就而本来由该行为带来的、相对人的利益”。若违反,拥有期待权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侵害的排除或损害赔偿。期待权可处分、继承、保存、担保。在德国法上,民法典160条规定:“在条件成否未定期间,另一方因其过错而破坏或侵害取决于条件的权利的,在条件成就的情况下,附停止条件的权利人可以向另一方请求赔偿损害。在附解除条件而实施的法律行为的情况下,因原先的法律状态恢复而受利益的人按照统一的要件享有同一请求权”。

2、期待权定义中的“当事人”范围是否包括第三人?

梁慧星认为,第三人损害期待权同样成立侵权,以第三人故意为要件,第三人过失不成立。拉伦茨认为,此范围同样包括第三人。但台湾学者认为台湾民法100条仅适用于契约当事人,不适用第三人,第三人损害期待权的行为可能产生作为请求权或对双方当事人的侵权行为的赔偿责任,按照侵权责任处理。

3、在台湾法上,王泽鉴将期待权分债权行为附条件与物权行为附条件两种情况进行讨论,期待权的典型情况是所有权保留买卖。

五、条件成就与否的效力

1、效力:在条件成就与不成就的效力规定上,各国立法均无争议,参照我国民法总则159条:“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当事人为自己的利益不正当地阻止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已成就;不正当地促成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不成就”。该规定称为条件成就、条件不成就的拟制。

2、因果关系:那么,此规定是否需要存在因果关系?也就是说是否需要当事人不正当地阻止条件成就致使条件不成就,就视为条件成就;抑或是只要有当事人的不正当行为,不需要致使条件不成就,就可以视为条件成就?

在这里,我们认为无需因果关系。只要存在不正当行为即可。至于行为最后是否导致条件成就与否,没有任何关系,只要最后条件真的不成就了,那么就视为已成就。这是因为,为了扼止行为人不正当行为,若要求因果关系链条的存在,那么对于相对方而言,条件更为严苛,证明责任更强。(条件成就拟制原因)

此外,还需注意的是,不真正条件不管成就与否都不会发生拟制效果,我国民法总则159条的前提是真正条件。

六、不许附条件的法律行为

1、类型:总体上分为单方行为与身份行为。单方行为:如解除、撤销、追认等。身份行为:如婚姻、收养、认领、离婚等。

在台湾法上,不许附条件的法律行为有两种,为单独行为和身份行为。王泽鉴认为身份行为不许附条件的理由是维护公序良俗;单独行为不许附条件的理由是保护相对人利益。在日本法上,不许附条件的法律行为分为身份行为与单方行为。山本敬三认为身份行为不许附条件是为维护身份秩序的安定、是对意思的尊重的考虑;单方行为不许附条件同样是为了保护相对人。在德国法上,拉伦茨认为不许附条件的法律行为有行使选择权、行使择定的情况;票据行为、撤销、追认、解除。票据行为不许附条件是为保障其流通性;而撤销、追认、解除这类单方行为不得附条件则是因为单方行为本身是为使不确定的法律关系变为确定,若附条件,则使其不确定的关系愈加不确定,违背行为性质,使相对人法律地位不安定。其他学者也基本采取以上类型划分。

2、单方行为不许附条件的原因:李宇认为:“形成行为假如附条件将不利于相对人,因形成权之行使以权利人一方的意思使其与他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发生变动,对于相对人而言,权利行使与否本属于不确定事实,假如附条件,将使相对人陷于新的不确定状态,加重相对人负担。依照意思自治原则,非经他人同意,任何人不得对他人强加义务或负担,此种加重,既非基于相对人的意思,又非基于法律规定,侵害了相对人的意思自治。现行法律虽仅就抵消有禁止附条件之规定,但其背后的法理,即在于此种形成权行使行为的性质”。在对单方行为不许附条件的论证逻辑上,各国学者基本一致。

3、单方行为不许附条件的例外:一是附加条件经相对人同意;二是条件成就与否纯由相对人决定。

李宇认为:“如附条件经相对人同意或条件成就与否纯由相对人决定,仍可附条件,因其无违意思自治之故”。此点各国学者的观点也基本一致。

4、单方行为不许附条件的可商榷性:有同学认为以上论述存在逻辑上的矛盾:单方行为附条件可能构成对其的限制,而非使之不确定,而是相对确定,不会使相对人陷入新的不确定。

5、单方行为不许附条件的扩展:李宇认为,单方法律行为中的形成权抛弃,如放弃撤销权,不得附条件。形成权行使与否存在不确定性,形成权的抛弃本是为结束此不确定状态,如附条件,将使相对人承受额外不确定性,有悖意思自治原则。单方法律行为中的遗嘱不得附条件,因遗嘱为遗嘱人死亡时生效的一种法律行为,称死因行为。假如附生效条件,如在获悉早年失散长子之日起生效,改变生效日期,则无效,违背遗嘱性质。假如死后长子不能马上找到,遗嘱未生效,法定继承也无从开始,继承人无法确定,而遗嘱人的债权人也无法主张权利,甚至因此而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假如条件长期不成就,上述情况更加严重。基于保护外部第三人,不得附条件。除形成权行使行为、形成权抛弃行为、遗嘱以外的其他单方法律行为,一般对相对人或利害关系人并无不利,不属因性质不得附条件的情况。决议行为一般也不得附条件,决议自作出之日起生效。

因此,讨论单方行为附条件的效力不能一概而论,要进行深入研究。根据单方法律行为的性质、类型、对相对人的影响来讨论。

6、案例:

单方行为附条件无效:我将与你解除租赁合同,前提是年底我的女儿确实要搬回此房。

单方行为附条件有效:我将与你解除租赁合同,如果你年底之前戒烟成功。


相关法律法规


我国民法总则:

第153条 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但是该强制性规定不导致该民事法律行为无效的除外。违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

第156条 民事法律行为部分无效,不影响其他部分效力的,其他部分仍然有效。

第158条 民事法律行为可以附条件,但是按照其性质不得附条件的除外。附生效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自条件成就时生效。附解除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自条件成就时失效。

第159条 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当事人为自己的利益不正当地阻止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已成就;不正当地促成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不成就。

台湾民法典:

第99条:附停止条件之法律行为,于条件成就时,发生效力。附解除条件之法律行为,于条件成就时,失其效力。

第100 条:附条件之法律行为当事人,于条件成否未定前,若有损害相对人因条件成就所应得利益之行为者,负赔偿损害之责任。

第101条:因条件成就而受不利益之当事人,如以不正当行为阻其条件之成就者,视为已成就。因条件成就而受不利益之当事人,如以不正当行为促其条件之成就者,视为不成就。

德国民法典:

第160条:“在条件成否未定期间,另一方因其过错而破坏或侵害取决于条件的权利的,在条件成就的情况下,附停止条件的权利人可以向另一方请求赔偿损害。在附解除条件而实施的法律行为的情况下,因原先的法律状态恢复而受利益的人按照统一的要件享有同一请求权”。

第161条:(1)对附推迟生效条件的标的物进行处分的人,在条件未定期间对此标的物进行的、在条件成就时致使系于条件的后果成为无效或者受损害的任何其他处分,均为无效。在条件未定期间,以强制执行或者假扣押的方法,或者由破产管理人进行的处分,亦同。(2)对于附解除条件情况下,因条件成就而丧失其权利的人进行的处分,亦同。(3)于此准用关于有利于其权利出自无权利人的人的规定。

第162条:(1)因条件的成就会遭受损害的当事人违背诚实信用原则,阻止条件成就的,条件视为已成就。(2)因条件的成就会受利益的当事人违背诚实信用原则,促成条件成就的,条件视为不成就。

日本民法典:

第127条:(1)附停止条件的法律行为,自停止条件成就时生效;(2)附解除条件的法律行为。自解除条件成就时失效;(3)当事人已做出将条件成就的效果溯及至成就之前的意思表示时,从其意思。

第128条:附条件法律行为的各方当事人,在条件成就与否未定期间,不得侵害条件成就时因该行为所产生的相对人的利益。

第129条:根据一般规定,条件成就与否未定期间,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可以处置、继承、保留或为其提供担保。

第130条:(1)因条件成就而受不利益之当事人故意妨害该条件成就时,相对人可以视为条件已成就。(2)因条件成就而受利益之当事人不正当地促成该条件成就时,相对人可以视为条件未成就。

第131条:(1)条件在为法律行为时已经成就,如其条件为停止条件,则法律行为无条件;如其条件为解除条件,则法律行为无效。(2)条件不成就在为法律行为时已确定,如其条件为停止条件,则法律行为无效;如其条件为解除条件,则法律行为无条件。(3)于前两款情形,当事人不知条件成就或不成就期间,准用第128条(对附条件权利侵害的禁止)及第129条(附条件权利的处分等)的规定。

第132条:附不法条件的法律行为无效,以不实施不法行为为条件者,亦同。

第133条:(1)附不能停止条件的法律行为,为无条件。(2)附不能解除条件的法律行为,为无条件。

第134条:附停止条件的法律行为,如其条件只系于债务人的意思时,为无效。

编辑:王安迪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online-cash-loans.com/zhougong/19482.html
(本文来自木木品人生整合文章:http://www.online-cash-loans.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online-cash-loans.com ?2017 木木品人生

木木品人生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