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品人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周公 >

【第三十五期】读书笔记 |熊凌畅《艺术的理论与哲学:风格、艺术家和社会》读书报告

2019-10-13来源:金融头条网

《艺术的理论与哲学:风格、艺术家和社会》读书笔记

?

在夏皮罗的《艺术的理论与哲学:风格、艺术家和社会》这本书中,收录了夏皮罗关于反驳海德格尔的两篇论文,分别是写于1968年的《作为个人物品的静物:关于海德格尔与凡·高的札记》与写于1994年的《再论海德格尔与凡·高》。

海德格尔在写于1935年的《艺术作品的本源》中提到:从鞋具磨损的内部那黑洞洞的敞口中,凝聚着劳动步履的艰辛。这硬邦邦、沉甸甸的破旧农鞋里,聚积着那寒风陡峭中迈动在一望无际的永远单调的田垄上的步履的坚韧和滞缓。……这器具属于大地,它在农妇的世界里得到保存。在他看来《鞋子》这幅画作中的鞋子所属于一位农妇。夏皮罗首先对于海德格尔究竟所指的是凡·高的哪一幅《鞋子》提出了质疑,他从凡·高的众多《鞋子》中,找到了三幅与海德格尔的描述相符的画作,但夏皮罗认为它们没有一幅能使人恰如其分地说,凡·高所画的一幅靴子表达了一双农妇鞋的存在或本质,并且这三幅画所画的都是破败的皮鞋,而不是木鞋。当凡·高在画木鞋时,它们都呈现出干净、完整的形状和表面,就像其他的瓶子、碗等静物一样;而在画有农民的皮拖鞋时,他让拖鞋的后跟朝向观众;画自己的鞋时,则将它们以一副破损、皱巴巴的样子,正面向观众。它们显然是艺术家本人的鞋子,而不是一个农民的鞋子的图画。夏皮罗认为鞋子不仅是所属于凡·高,而且是被转化为画家的自画像、服饰的一部分。这不仅是作为某种器具的鞋子,而是作为画家自我的一部分的鞋子,是可以透露凡·高真情的主题。

其次,海德格尔写到:艺术作品才能使人们懂得真正的鞋具是什么……只有在这幅作品中,器具的器具存在才露出了真相。海德格尔所歌颂的是艺术具有赋予一双被再现的鞋子以那种显现的力量,正是在这种力量中,它们的存在得以敞开。而夏皮罗认为海德格尔仍处于形而上学的理论观念中,忽视了对作品的观察,由此夏皮罗怀疑海德格尔并没有看过凡·高的原作。海德格尔对于农民与土地的种种联想,都很少能从画面中得到支持。夏皮罗认为重点不在于海德格尔是否选错了例子,而是在于他错失了绘画的一个重要方面,即艺术家在作品中的存在。海德格尔在界定器具的器具性存在于真理时,忽视了鞋子对于凡·高的个人意义。从高更对凡高的回忆录所记载可以看出,鞋子对于凡·高来说有着非凡的意义,它承载着凡·高对父亲的崇敬与怀念,更是寄托了自己对宗教虔诚的情感。凡·高将靴子视为他终身跋涉的象征,将生活的理想视为一次朝圣之旅,以及经验的永恒交换。

为了更好的理解夏皮罗写这两篇论文来反驳海德格尔背后的意图,首先要理清关于凡·高这幅画背后的争议。在海德格尔看来,凡·高所画的是一双农鞋,夏皮罗认为这是凡·高本人鞋子,而德里达却对两人的说法都进行了解构,认为根本不是一双鞋,而是两只左鞋。海德格尔是在《艺术作品的本源》中,为了揭示器具的器具性存在究竟是什么,而举出了凡高的《鞋子》为例。但海德格尔对于凡·高的解读,并不是属于艺术史的研究,而是一种必然性的艺术之思,他的目的不在于解读具体作品的个别特征,而是指向普遍性。海德格尔从的本源发问,试图追求艺术作品的本源,在他看来,真理即真实的本质,即存在者之无蔽状态,艺术作品的本质是存在者的真理自行置入作品。科技导致了我们与物的关系被割裂了,只有借助艺术作品才能回到物之物性。器具的存在在于其有用性,但有用性会丧失了对这个物的认识,丧失了对器具的一种本质性存在的可靠性,而通过凡·高的这件艺术作品,人们不仅认识到了鞋这个,也看到了鞋的工具性,因此艺术品更为可靠,可以使得人寻获了器具的器具性存在。而夏皮罗对于海德格尔的批评都是从艺术史的角度出发,但在德里达看来,夏皮罗的攻击并没有触及海德格尔核心的问题。德里达首先认为,夏皮罗没有顾及海德格尔在解读凡·高时文章中的语境,而是从一篇长文中,将其中有关于凡·高的文字单拎出来,并从艺术史而非哲学的角度进行批判。其次德里达指出了夏皮罗的三种教条:一是将绘画中的物体放入与外部事物的对应关系中;二是能指与所指完全一一对应;三是认为脚只能隶属于一个身体。德里达也对其一一进行了反驳:一是鞋子并不是任何事物的简单凸显,只是一种符号,并不是任何事物的简单凸显;二是符号是一条不断滑动的能指链,而所指永远无法确定;三是脚作为一个能指,不一定隶属于一个身体,也可以属于一个假肢。但夏皮罗并不是德里达的主要目标,德里达对夏皮罗的批判,只是为了更好地引出他在文章中更为核心的观点,即对于海德格尔这位欧洲最后的形而上学家的批评:海德格尔在对欧洲传统者哲学的批评时,自己也不自觉陷入了在场的形而上学。

看似三位所争论的都是关于凡·高的这双鞋子,而夏皮罗写作的真正意图是什么呢?仅仅是为了反驳海德格尔没有从艺术史的角度仔细观察这幅画作,为了证明这双鞋子是属于凡·高本人的吗?从全文看来,夏皮罗对于海德格尔的反驳主要在三个方面,一是海德格尔没有明确指出他所提到的是凡·高具体的哪一幅画,二是海德格尔认为这双子的主人是一个农妇,三是海德格尔误解了静物画的首要特征,即它作为个人物品的性质,而第三点才是夏皮罗真正想要揭示的。海德格尔延续了柏拉图、黑格尔的思想,认为艺术是真理的自行设置,与艺术家无关。作品要通过艺术家进入自身而纯粹自立。正是在伟大的艺术中,艺术家与作品相比才是无足轻重,他就像一条为了作品的产生而在创作中自我消亡的通道。夏皮罗认为海德格尔错失了艺术家在作品中的存在,因此夏皮罗从艺术史的研究角度出发,通过静物画与作为人类的艺术家之间的关系、静物画与作为个人的艺术家之间的关系及作品风格与艺术家个性之间的关系这三个方面来具体分析了作品与艺术家的关系,强调艺术家在作品中的重要作用。夏皮罗指责海德格尔没有指出他所说的究竟是凡·高的哪一幅《鞋子》,仿佛不同版本是可以互换的。但海德格尔认为,艺术品是真理的开启,不仅与个别艺术家无关,而且也与个别艺术品无关。作品还是那件作品,从根本上说无关紧要,它们敞开的是同一个真理。我们姑且选一个普通的器具——以一双农鞋作为例子。为了描绘这样一件有用的器具,我们甚至用不着展示实物。在海德格尔看来,重要的并不是这件作品,是凡高的哪一幅有鞋子的画无关紧要,选择有鞋子的画,还是提供鞋子的实物也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解释器具的器具存在问题。但这在夏皮罗看来是无法接受的,他认为每件艺术品都是独一无二、不可置换的。就像凡·高的《鞋子》系列中,每幅画的风格都有一定特征范围,会根据不同场合、不同心境,以及他对非同寻常的主题的不同兴趣而发生变化。

为什么会产生海德格尔与夏皮罗的争论,主要在于海德格尔与夏皮罗的身份及所处的立场不同。从根本上看,夏皮罗对于海德格尔的批判是典型的艺术史家对哲学家的批判,是失去了靶心的,即使夏皮罗证明了海德格尔的错误只存在,但也未触及海德格尔的核心:世界,夏皮罗将存在者的存在等同于了存在本身。但海德格尔是一位哲学家,而夏皮罗是艺术史家,而艺术史与哲学的讨论方式本就不同。夏皮罗采取一个史学家而不是哲学家的方法,提供具体的历史叙事而不是思辨论述。他从一个艺术史家的角度,对作品风格(形式要素/关系/品质)的知觉和鉴赏,将艺术价值从主题、题材中剥离出来,落到风格之上。从而认为作品是艺术家的个人物品,是艺术家的精神创造物,是其人格与个性的载体。他通过与海德格尔关于作品与真理的更为玄妙的思辨撇清关系,从而传达出自己对于人文主义的深沉关切和扞卫。

?

?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online-cash-loans.com/zhougong/19481.html
(本文来自木木品人生整合文章:http://www.online-cash-loans.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online-cash-loans.com ?2017 木木品人生

木木品人生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