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品人生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

文摘与思考 | 近日读物分享

2019-10-09来源:中国节能灯具网


今天我们不说法。

这几日来,基本进入寒假状态,通过手机、电脑及实体,不多不少地读了一些文章和书籍,多为法律、政治学类读物,其中不乏大家之作,如: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沈岿教授的《公法变迁与合法性》、斯坦福大学社会学系华裔教授周雪光的《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一个组织学研究》、人民出版社77版的《毛泽东选集第五卷》。

这些书中一些字句个人深有感触,不禁希望与你们分享,故今日写上一篇文摘与思考,从书中摘录部分有意思的论断,如果你们喜欢并能引发一丝思考是最好;如果不喜欢,且看之罢了。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沈岿教授的

《公法变迁与合法性》


“我们无疑生活在一个特殊的时代,这个时代之所以特殊,之所以有可期待的持久生命力,就是它史无前例地、持续地被一种崭新的统治或治理观念浸入着。这个观念最简单的表达就是:人民主权。

现代公法观念或理念的基础是人民民主,这一崭新的统治或治理观念取代了传统的君权神授统治观;而中国公法的变迁必然也必须在此基础上展开。”

——《公法变迁与合法性》沈岿教授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互联网开始广泛进入人们的生活,千家万户的网络运行已经构成了区别于现实世界,但与现实世界又有着紧密联系的另一个世界——虚拟世界。

公法不能完全用调整现实世界的方法去调整虚拟世界,例如,公法不能完全用调整纸质媒体言论的方法去调整网络言论,在这一领域,新型公法才开始进入,但展现着广阔的发展前景。”

——《公法变迁与合法性》沈岿教授



“现代公权力取得的合法性来源是民选,非经选举产生的政府会收到人民的质疑;而公权力行使的合法性则源于宪法和法律的授权,没有宪法和法律的授权而行使公权力会被认定为篡权或越权。

但是,也有人认为,‘宪法和法律的授权’、‘人民的同意’只是形式的合法性,实质的合法性在于‘三个代表’——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代表先进生产力发展的要求、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

因为就‘宪法和法律的授权’而言,宪法与法律由于其稳定性而在许多时候不能与时俱进,从而‘良性违宪’、‘良性违法’或许比机械的执法、守法更具有合法性。就‘人民的同意’而言,人民群众有时只会看到自己局部的眼前的利益,而看不到全局的长远的利益。”

——《公法变迁与合法性》沈岿教授



“民主是个好东西,但民主是个有缺陷的好东西,民主甚至可能产生暴政。在现代社会,合法性不能不与人民主权联系起来,脱离人民主权的合法性是不可想象的。同样,在现代社会,合法性不能不与宪政和法治联系起来,脱离宪政与法治的合法性是不可想象的。

那么,我们在现实的公权力运作中,究竟应如何平衡民主与宪政、法治的关系,如何平衡形式法治与实质法治的关系,如何平衡按法律条文办事与按法律原理、原则办事的关系呢?即我们今天的公权力应追求什么样的合法性呢?”

——《公法变迁与合法性》沈岿教授



斯坦福大学社会学系华裔教授周雪光的

《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一个组织学研究》

周雪光教授在书中引用了周黎安教授的表述,把中央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很形象生动地用”代理委托“的关系予以描述比喻:

“所有权力集中于一身的中央政府,主要需要完成两项基本任务:一是为广大百姓提供基本的公共服务,维持政权的长期稳定;二是保证下方的行政代理人的权力不被滥用,中央的政令能够畅通无阻。

这两项任务本质是冲突的:一方面,为给广大百姓更好地提供公共服务,就必须尽可能把权力下放给地方政府,因为地方政府相对来说更加了解当地民众对公共服务的偏好与需求,更了解当地具体条件;从公共服务的角度,集权者应尽可能分权。另一方面,给定下级政府的官员目标和利益不同于中央政府,下级官员的行为不易监督,权力下放以为着权力被滥用的风险,甚至被架空,而且权力下放越到基层,监督就越困难,权力被滥用的威胁就越大。”

——《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一个组织学研究》周雪光教授

周雪光教授将国家一统体制与有效治理之间的矛盾的应对机制总结为三:

其一,决策一统性和执行灵活性之间的动态关系。简单来说就是中央宏观规划并制定大政方针和基本原则,允许地方因地制宜予以合理的变通应对。

其二,政治教化的礼仪性。从规避风险的角度看,在礼仪上表现出保持与中央权威一致的姿态尤为重要。这种仪式活动比比皆是:主要领导干部的“党性分析报告”;各级干部、公务员参加政治学习,重复官方话语,主要领导干部积极表态等等。这些仪式活动无意地强化了一统体制的象征意义,且其活动本身就是对这一体制的顺从与遵守。

其三,运动型治理机制。下级因地制宜实施政策出现过分“偏差”时,上级通过这一机制纠偏:整顿金融市场乱象、整治小金库、整治市容、安全生产专项整治等各个领域,在短期内将上级意图与信号传递到各个领域部门。


《毛泽东选集 第五卷》


“民主人士的批评也无非是两种:一种是错的,一种是不错的。不错的可以补足我们的短处;错的要反驳。至于梁漱溟、彭一湖、章乃器那一类人,他们有屁就让他们放,放出来有利,让大家闻一闻,是香的还是臭的,经过讨论,争取多数,使他们孤立起来。他们要闹,就让他们闹够。多行不义必自毙。他们讲的话越错越好,犯的错误越大越好,这样他们就越孤立,就越能从反面教育人民。

我们对待民主人士,要又团结又斗争,分别情况,有一些要主动采取措施,有一些要让他暴露,后发制人,不要先发制人。”

* 在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的讲话 1957.1?——《毛泽东选集 第五卷》


其实,除了上述文摘段落之外,这些书中还有很多有意思的论述,由于篇幅与着作权等因素就不便多引,如有兴趣可阅原着。

最近算是比较闲,刚刚从忙碌中抽出来,但还未提起兴趣去关注几件热点案件,或许下次更新会略谈一二吧。

希望这期分享你们能喜欢,并祝永受嘉福、己亥大吉。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online-cash-loans.com/jiaoyu/18614.html
(本文来自木木品人生整合文章:http://www.online-cash-loans.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online-cash-loans.com ?2017 木木品人生

木木品人生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